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

中国视听网

热门关键词: xxx  第25期  微影  调高  本月底

“花旦”如今是“木兰”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2-03
摘要:原标题:“花旦”如今是“木兰” “要不是这次改革调整,我就不会遇到可爱的大家,更不会遇见一个全新的自己……”调整改革前原来是文艺骨干的女兵刘革丽话没说完,台下的掌声打断了她。 连长秦美艺起身扫了一眼,40多个女兵眼睛亮亮的,腰杆儿笔直。她没想

原标题:“花旦”如今是“木兰”

“要不是这次改革调整,我就不会遇到可爱的大家,更不会遇见一个全新的自己……”调整改革前原来是文艺骨干的女兵刘革丽话没说完,台下的掌声打断了她。

连长秦美艺起身扫了一眼,40多个女兵眼睛亮亮的,腰杆儿笔直。她没想到这群姑娘讲得这么好。

去年6月,秦美艺所在连队在调整改革中组建成立。转隶官兵中,一半是来自某装甲旅的通信专业,另一半则是清一色的文艺骨干。

那时的秦美艺还不知道,她和她的连队要走的,是一条从“头”开始的融合之路。

她们的世界原本是两条平行线

秦美艺手中的笔在一份“理发名单”上搜索着,像等待俯冲猎物的鹰。终于,那支笔如释重负地划掉了最后两个名字,与此同时,堵在她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。

这是连队组建后秦美艺面对的第一道“坎”——给这些文艺骨干们剪短发。

如同她担心的那样,第一天上午,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尴尬冷场后,两名理发师无奈离开。那天,不少女兵看秦美艺的眼神冷冷的,一如她提前烧好却又变凉的热水。

找每个人做思想工作、上网搜罗好看的短发发型、请专业理发师做个性化设计……秦美艺特别留意为女兵们多争取一点“底线”——既然头发必须要剪,那就尽量剪得好看些。

终于,女兵们妥协了。然而,看着板凳上的女兵眼泪和头发一起落,秦美艺叹了口气:只是理个发就这么难,以后咋办?

外表上的差异消除了,心里的壁垒却难以打破。

秦美艺不止一次听见这些文艺骨干在班内聊天时讨论着“‘她们’不知道的化妆品和潮牌”,也听到过通信班长在讲评时小声提醒“不要被‘她们’带偏了”。

话务专业十分优秀的女兵钟云英发现,这些文艺骨干的到来颠覆了自己对同龄军人的印象,她实在不能理解:“‘她们’起床后既要叠被、又要化妆,时间怎么够用?”

跟钟云英既同班又同年的郭佳却不这么想。队列训练时,她一边抱怨“以前一瓶防晒霜用半年,来这一周就用完了”,一边惊讶于“她们”几乎不怎么在乎被晒黑。

旅里第一次建制连考核结束,3公里跑完,这些文艺骨干们不出意外地占据了成绩单的“下半场”。不过令秦美艺欣慰的是,她们其中不少人难过地流泪了。她觉得,这眼泪里既有跑步带来的不适,也有女兵们的未来。

每一个分歧的坚壳下都孵化着融合的希望

李佳楠感觉自己被“针对”了。

“你凭什么光讲我,不讲她们?”那天,她很不客气地敲开秦美艺的房门,一进屋就甩出这句话。

李佳楠是这些文艺骨干中最“慢热”的几个人之一。秦美艺记得,一次内务检查,她在水房捡到一个装满洗漱用品的脸盆。当询问“失主”时,李佳楠头也没抬,认领了就走。过两天再检查,这个脸盆居然又出现在了战备库房。这次,李佳楠依然振振有词:“我东西太多没地儿放。”

由于频频“冒泡”,李佳楠跟战友关系搞得也很僵,有部分人认为她“拖了班级后腿”。

那天,李佳楠在队列里交头接耳,还笑出了声。秦美艺实在看不下去,点名批评了她,脸上挂不住的李佳楠这才找到秦美艺“算账”。

转变发生在老兵退伍后的那次例会,秦美艺表扬了一些战士令人欣喜的变化。当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,李佳楠还在习惯性地低着头发呆,随后像是被电流击中一样。她猛地一抬头,就迎上了秦美艺炽热的目光。

李佳楠变了。她不仅改掉了自己丢三落四的毛病,还当上了副班长,以往紧张尴尬的战友关系也逐渐缓和。

从李佳楠身上,秦美艺得出了一条经验,女兵们不缺团结进取的心,缺的只是一个增进理解、消除分歧的平台。

她举办了一场故事会,让女兵敞开心扉讲过去的自己。当郭佳提到自己背台词几夜不合眼、曲涛聊起为了练习“一字马”流了不少泪时,很多女兵哭了。钟云英说:“为了梦想,她们只是换了个岗位奋斗,付出的努力不比任何人少。”

同样,当得知钟云英集训时和男兵一起爬战术满身是伤、拉练时和战友在“雪窝子”里抱团取暖时,郭佳眼圈也红了:“以前去野战部队演出时就了解到她们很苦,没想到这么苦。”

“包容,理解,每一个分歧都是融合的空间。”秦美艺说。

在旅组建后的第一次队列会操中,女兵方阵一鸣惊人,夺得第三名。

“再接再厉,下次咱们争第一!”回到连里,秦美艺毫不吝啬地表扬着每一个人。这次,她底气十足。

梦想面前,每一分努力都会得到认可

“没有什么是比你努力去做,却仍然做不好更让人感觉无助的了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心情,刘革丽至今仍有些伤感。

这个倔强的四川妹子,在原单位担任了4年解说员,从未出现一次失误。

然而初到新单位,刘革丽却觉得一切回到了原点。第一次内务检查,她曾经引以为豪的“豆腐块”就上了“黑名单”,这让一向争强好胜的她有些接受不了。

更糟的是,旅史馆还没建起来,刘革丽头一次品尝到“失业”的滋味。她找战友哭诉:“回忆前几年是一个伤,所有的努力在别人眼里都成了花架子。”

“别气馁,就当再为自己搏一回!”安慰刘革丽的是同班女兵苏雪梅。转隶前,她是单位的通信骨干,多次在上级比武中摘金夺银。

然而跟刘革丽一样,由于岗位需要,苏雪梅也没能继续从事原专业。相似的心理落差,让苏雪梅对刘革丽有种特殊的亲近感。一番掏心窝子的交流后,两人对梦想重燃希望。

如今,刘革丽凭借全面过硬的素质赢得了官兵一致认可,当上了班长;苏雪梅则熟练掌握了侦察专业必备的内容,成为教学骨干。

从众人瞩目的舞台到无人问津的幕后,有同样遭遇的不止刘革丽和苏雪梅。秦美艺认为,给她们更多的展示平台,就能破茧成蝶。

秦美艺按照训练成绩把女兵结成帮扶对子,刘芷伶等人主动承担起陪练的任务。她发现,这些文艺骨干们身体协调性和柔韧性都比较好,再加上训练刻苦,成绩提高很快。

雨后初晴的这天,秦美艺和40多名女兵踏过泥泞,准备投入新的一天训练。在她们身后,阳光透过树梢,掠下一片金色斑驳,闪闪的,像凤凰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阅读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 邮箱:
联系电话: 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