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

中国视听网

热门关键词: xxx  微影  第25期  本月底  调高

北京:团伙“承包”门诊“租用”医生 骗29万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7-10-03
摘要:原标题:门诊承包医生租用 北京市一起医托行骗案发出的警示 新华网北京10月8日电(记者林苗苗熊琳)来北京就医,需小心游走在名医院附近的黑医托 违规承包别处的门诊部科室,租用医生,潜伏在北京同仁医院、北京儿童医院等知名医院门口,冒充医生助理和导医

原标题:门诊“承包”医生“租用” 北京市一起“医托”行骗案发出的警示

新华网北京10月8日电(记者林苗苗熊琳)来北京就医,需小心游走在名医院附近的“黑医托”——

违规承包别处的门诊部科室,“租用”医生,潜伏在北京同仁医院、北京儿童医院等知名医院门口,冒充医生助理和导医,将外地来京看病的病人骗去就诊,开具不明配方高价药品,半年时间诈骗近30万元……

8日上午,涉及10余位被告,涉案金额29万余元,被害人超过60人的“黑门诊”诈骗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温榆河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。

这个“门诊”如何承包?“医托”怎样行骗?在北京等一些优质医疗资源的城市,“黑医托”“黑门诊”现象近些年来不时发生,格外令人警惕。记者就此详细解剖这起案件,并展开调查。

承包“黑门诊” 骗人骗钱贻误病情

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,2014年2月至8月期间,被告人赵某、李某、唐某、钟某、胡某、许某、彭某等7人,在北京市朝阳区南湖西园杏林仁海门诊部内,违规承包门诊部的科室。同时,雇佣被告人医生刘某、彭某、吕某、张某等4人,组织多名“医托”在北京市北京大学第三医院、北京儿童医院、同仁医院等各大医院附近,将主要是外地来京的看病人员骗往该门诊部就诊。

公诉机关指出,被告采取由无行医资质人员冒充医生助理及导医的犯罪手段,通过夸大医生身份和治疗效果、开具不明配方高价药品等方式,非法获得高额利润。半年时间内,60余名被害人被骗人民币29万余元。

在庭审现场,多名被告表示,“医托”主要以主动搭讪、诱人上钩、贬低名院、抬高诊所、主动带路的方式行骗,整个诈骗过程分工明确、组织有序。

“当时感觉自己就是在抓救命稻草,很容易就上当了。”作为本案的受害人之一,外地来京看病的吴女士告诉记者,因为丈夫罹患癌症,绝望中的一家人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北京看病。在医院门口偶遇“医托”时,听到对方将门诊部疗效吹得天花乱坠,抱着“万一有用”的心态试试看。结果不仅几千块钱打了水漂,还延误了丈夫病情治疗。

揭秘医托行骗的“黑色产业链”

“黑医托”“黑门诊”的行骗手段是什么?背后又是如何分成?记者结合庭审现场和起诉书等情况进行了调查。

——“承包”诊所,“租用”医生,“管理”制度严格。

行骗首先要有场地。在本案中,被告将目光瞄准了北京市朝阳区南湖西园杏林仁海门诊部。

“医院当时给我承包诊室的价格是每个月承包费一万五千元。”被告人彭某介绍,他们分别承包了南湖西园杏林仁海门诊部4个诊室。每个诊室1名医生,2名“医生助理”。这些“医生助理”和导医,大多只有初高中文化程度,根本没有行医资质。

本案中,每个诊室的“坐堂医”均具有承包资质,且都是已过退休年龄的老人,其中一位女医生吕某更是年过七旬。受到日结工资经济利益的诱惑,他们中多数是由熟人介绍或者主动应征至此。

诊室靠“承包”,医生靠“租用”,“医生助理”们开始寻找“医托”。为了方便可靠,他们先从老乡当中挑选。本案承包人和医托除了两位来自河北,其余都来自湖南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形成了严格管理制度。每个诊室的“医生助理”分别联系着数名“医托”,“医托”负责介绍病人过来。

——“潜伏”北京知名医院门口,外地来京看病人员成“主要目标”。

北京大学第三医院、北京儿童医院、同仁医院、北京肿瘤医院……在本案中,这些前来求医问诊人数众多的知名医院,成了“医托”行骗的主要目标地。一些不熟悉情况的外地患者和家属,更成了“医托”们实施诈骗的重点对象。

被告李某是被告彭某找来的“医托”,李某在法庭上表示,给彭某送了三四个病人,都是彭某直接给钱。

——开具不明配方高价药品攫取利益,大多“吃不好,也吃不坏”。

儿童病、皮肤病、肝病、白癜风……在本案中,“医托”们选择诈骗的患者多数是慢性病患者。而他们花四五千块钱高价买回来的却是配方不明的药品。

“这些药吃不好,也吃不坏。”在庭审现场,受害人之一王先生表示,像皮肤病等本来就是慢性病,即使对症也一时半刻也很难立即治愈,这让受害人和家属很难在短期内鉴别出是否受骗。

整治“黑门诊”“黑医托”需保持高压态势

业内人士表示,在北京等一些优质医疗资源城市,“黑门诊”“黑医托”现象这些年来时有发生,严重扰乱了正常就医秩序,影响患者生命健康,应保持高压态势,多措并举予以打击。

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赵越认为,医院和公安机关应加强对话和联动机制,加大打击力度。例如,医院保卫处在接到患者对医托投诉后,除了把医托从医院撵走,同时要将其报告给医院的警务工作站,以便警方掌握其在其他医院的作案情况。

一些患者也建议,医院方面应当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。例如,可以效仿银行的“防骗提示”,通过张贴告示等方式,提醒患者不要相信医托。

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党委书记金昌晓认为,医托主要骗外地来京的病人,从医院的角度直接打击难度较大。“黑医托”的存在和整个医疗服务体系不够完善、优质资源有限有关,医院应该进一步畅通就医渠道,完善预约系统,方便外地患者找到该找的大夫,让医托不会趁虚而入。

业内人士建议,相关部门应当加强监督,畅通举报机制。很多“医托”都依托于民营医院的“黑门诊”,而“黑门诊”所在地民营医疗机构往往注册时具有资质,却将诊室违规承包给了个人,应进一步加强完善监督、举报,规范行业发展。

此起案件庭审中,对于公诉机关诈骗罪的指控,15名被告人当庭全部认罪。庭审于下午13时30分结束,本案将择期宣判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阅读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 邮箱:
联系电话: 地址: